搜索
漳浦网 漳浦论坛 社会热点 《人间若晚》等十首_人间
查看: 548|回复: 0
go

《人间若晚》等十首_人间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8-3-16 13:28 |显示全部帖子

                                                          《人间若晚》
  灯明则月淡,
  则星火悄无。
  人间若晚,体会人世之细节,
  自有美好。
  我在思量,是否,
  灯亮一处,则星熄一盏。
  是否蛙鸣与松林的消失,
  伴随着递高的人宿。
  是否是因秋意的增加,
  而萤火悄无。
  他们是寻路而隐,
  还是被初抵的秋凉抵消。
  推物及己时,我该为我的出现庆幸还是忧扰。
  此时的微风
  自我的肆意的微弱着,
  每次抚过我,我
  都感觉到她的温柔。
  仿佛我 是被安慰着的。
  对于我这个成年人,还有安慰就是好的。
  无论面临何事,身在何处。
  被任一个夜晚的细节安慰到
  都已经足够。
  《幸福》
  在秋天,落叶因你而落.
  你也理解了所有幸福的事物.
  《每年的植物》
  不仅仅是,年轮的增加,
  也每年换自己的绿。
  像每个季节,人们换上新的衣裳。
  像每年的秋季,在最繁华,
  最金黄、最美的时候割去的稻子,
  还有采摘的果子们。
  她们知道自己身上所有的属性,
  都将褪色。
  还要退去自己和现在。
  对于我,在这个世界上,
  每年的植物还是那些,
  但又不是,
  因为今年的绿已非往昔。
  正是基于我感受的这样,我不知道自己
  该悲伤还是快乐。
  但我希望每年的植物,
  都组成没有情绪的林子。
  她们不在乎我的观望,
  这些出现在我的人生里,忽又不见的生命。
  我多在乎,就有多么的与我无关。
  《还有余生》
  我这半生,未见过落英成冢。
  除非人为的堆砌。
  但我见过坠瓣似雪,
  在春风拂面里亦不化。
  我确实见过这般固执的雪,
  非要零落成泥。
  非把此别当契阔,
  换做来生亦不逢。
  其实这落英啊,
  为芳几何,浮生若梦。
  即是春风,又近清明。
  仁者便于这繁盛处,悟得了萧条。
  便于无尽春光之中,
  见得时雪快晴而不融。
  我这半生,未见过落英成冢。
  除非人为的堆砌。
  若心中于这成吨的落英之中,
  还有所孤独,那都是
  我人为堆砌了她的形状。
  我还有余生,可将这堆砌的形状去之。
  《静笃》
  林子在制造绿,
  有水的地方,上面是云,
  云上的天空,远离人烟。
  莫有忧愁的人,
  可以领略飞鸟的缓慢,遥远,由大渐小。
  滩涂在制造软,
  有草的地方,近处是风。
  灌木丛的起伏,没有技艺。
  莫有远虑的人,
  可以懂得江水的皱折,那是大自然的年龄。
  他在制造寂寞
  有他的地方,云淡风轻,
  此时此刻,这景色就是他的妻子。
  莫有近忧的人,
  把身处其中当作生活。
  最好不过,四野为他旋转,
  来往皆可轻放。
  《不知何处》
  灯火与晚霞勾兑,
  人间与天际混淆。
  心中有湖水,
  自然所有的风景都会坠入,
  我喜欢这
  将临未临的夜色,
  我喜欢这
  坠入时的无声无息。
  我喜欢你
  不知何处,在做何事。
  《万物的辩证》
  每日看到新的江水,
  看到江渚上的林子闻秋色变。
  看到远山人间,
  云土之中,各自的人生。
  每日都感受到自己老去了,
  又重新年轻过来。
  好像这一片旷阔的水域,停满的渡船。
  我沉溺于他们清晨光线里的模样。
  又能在夜晚的渔火里,对他们依稀辨别。
  第二日,他们继续群居于水面。
  还好万物充满了这样的辩证。
  江边的茅草,像新长的,年青的白发。
  而我只是很久了的,年老的孩子。
  《没有技巧的人》
  抬头,雪来自茫茫苍苍的世界,
  才懂得生命的洁净,
  并不一定产生于透彻、纯粹的世界,
  也产生于混沌的天空。
  也产生于此时,嘈杂的人群中的我
  我深深在意,在我的所有失去之中,
  有没有一种可以让我之后还惦记的失去。
  有没有一场融化后还会被人记忆的雪。
  有没有一个没有技巧的人,
  在漫天飞雪之中。
  《乌云下的江景》
  明暗对立,
  波褶苍凉。
  我置身于自己的一生之中。
  灰雾在江面平铺,
  在我未老,
  已过多的看到防波林
  从淤泥里拔出一排排老人的枯手。
  浪似皱纹,起伏至远堤,
  延伸到乌云下
  几分米的青丘。
  仿若乌云的紧逼
  是为了这世界
  挤进一个针眼。
  是让不同的人
  得到不同的江景,
  而让我得到唯一的老去。
  当我老去
  原谅当我年轻。
  晦暗扩大,
  谅解明亮。
  《衣》
  在秋日的光线中,树叶与树叶间有美丽的针孔。
  看,那些幸福的微笑在每年的十月里。
  落叶在风中翻动,我觉得那是一个整体,
  是一件属于过去的衣服。
  我们像往年一样幸福,光线穿越树叶的针孔
  把秋和往事缝成,温暖的衣。
                                                       
                                                       
                                               

漳浦网 http://www.zhangpuol.com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或镜像 sitemap

业务合作、不良信息投诉和举报,以及新注册会员审核,均可与我们联系。